浅谈“FMS”体能测试动作(Part I)

FMS功能性动作筛查表面看起来是7个动作,但它背后蕴含了很深厚的运动防损系统知识,谨以此文对FMS加以简单探讨,并结合墨威智能动FMS谈一谈智能FMS的价值。

首先我们做一个梳理,其实FMS即可能指功能性动作系统(Functional Movement Systems),也可以指功能性动作筛查(Functional Movement Screen)。它们具有相同的缩写,国内经常提到的FMS主要是指功能性动作筛查,包含以下七个动作:深蹲(Squatting)、跨栏步(Stepping)、直线弓箭步下蹲(Lunging)、肩部灵活性(Reaching)、主动直腿上抬(Leg Raising)、躯干稳定俯卧撑(Push Up)和旋转稳定(Rotary Stability);而功能性动作系统是一个整体理念,包括SFMA(选择性功能动作评估)和Y-balance test (Y平衡测试)。这三个工具在整个功能性动作系统SOP(标准作业流程)中各司其职。

在这个系统中,任何健康个体在准备进行体育训练前,第一步需要进行功能性动作筛查,先从动作模式的角度对身体基础动作情况进行一个筛查,通常会有一位受过FMS专业培训的训练师在一旁对受试者的动作进行观察。而受试者自我感觉到的“疼痛”则是整个系统的分水岭,在动作中是否存在疼痛指引了我们下一步的方向。如果受试者出现疼痛就要对其进行SFMA的7个动作评估,从整体的动作模式分析,根据结果再对具体部位进行排查,最终找出问题所在。如果功能性动作筛查没有明显问题就可以对受试者进行Y平衡测试或者其他体能测试,根据测试结果更加明确专项训练计划。系统不是本文的重点,本文只谈我们目前最关注的FMS功能性动作筛查。

这套筛查方法在1997年由Gray Cook和Lee Burton发明,之后迅速得到了全美多个领域的关注,在体能、康复、损伤防护等学会上都具体介绍过整个筛查标准及要求。最早使用FMS的是体能界的两位大牛,Mark Verstegen和Michael Boyle,他们发现FMS在运动员伤病预防方面的效果很好,这进一步促进了FMS在体育界的传播。

这里要强调一下,在FMS刚刚被发明出来的时候Gray Cook和Lee Burton就说过:“FMS不是诊断工具,因此不能简单的通过动作完成情况得知受试者的问题所在,它只是为了筛出疼痛、动作模式中所展现出来的功能障碍和不对称这三种情况。”所以有些人问:“你看我深蹲做不好是不是我腰的问题啊?” 很遗憾,FMS不能告诉你这点。那FMS筛查测试中的7个动作到底说明了什么呢。

首先要明确这7个动作的测试顺序没有固定的要求,本文就按照标准的测试顺序,从站立到躺下再到趴下的顺序来描述,这基本也是最省事的方式。

前三个动作,深蹲,跨栏步和直线弓箭步下蹲是三个整体动作,要求身体各个部位紧密协作,有效完成动作,某一个或几个身体部位出现了问题会影响到整体动作质量。因为动作的要求很高,对双脚姿势也有相应的规定,要想按照标准很好的完成这三个动作,身体在三个基本姿势下,各个部分的灵活性和稳定性都要很好,身体协调能力也要很强。

之后两个动作,肩部灵活性和主动直腿上抬主要是对身体最应该灵活的两个关节区域进行灵活性测试,这里不单是指肩关节或者髋关节的灵活性,而是整个关节及周围组织协作所展示出的灵活性。肩部灵活性测试中肩胛骨和胸椎的参与,主动直腿上抬时骨盆及腰腿腹盆肌群的参与,都是测试的对象。

最后两个动作,躯干稳定俯卧撑和旋转稳定,这两个动作属于稳定性测试,要求的都是一种反射性的核心控制。这种控制不需要别人的指导,而是像反射一样,能够下意识的执行。但这两个动作的测试点也不一样,俯卧撑看的是矢状面的反射稳定性,这项测试力量参与的成分会大一些。

而旋转稳定是看攀爬模式下身体在水平面的反射稳定性和重心移动的能力,力量参与的成分很小。完成筛查动作的过程中如果出现疼痛,那么不管动作质量如何,出现疼痛的那项筛查动作只能得0分,这从一个方面说明了疼痛的重要性,尽管疼痛目前没有严重影响到动作完成质量,但是只要产生了疼痛就说明了它一定会影响运动控制,出于谨慎,带有疼痛的动作只能得0分。

7个动作测试中还有3个动作带有排除测试(clearing exam),3个排除测试为了对7个动作中没有涉及到的潜在威胁再进行一次排查,通过肩部排除测试观察动作是否会引发疼痛(肩夹击shoulder impingement),通过俯卧撑动作来观察脊柱屈曲(spinal flexion)是否会引发疼痛,通过臀部后坐上身下压来观察脊柱伸展(spinalextension)是否存在疼痛。排除测试不打分,只是为了观察测试动作是否会引发疼痛,如果有疼痛则记为阳性,并且该次功能性动作筛查整体判定为0分。这又一次表明了疼痛在动作筛查中的重要性。

墨威智能运动-FMS

之前提到通常要做FMS的话,需要受试者将训练师、场地等因素结合起来进行预约,达到“天时-地利-人和”,随着社会经济发展人们生活水平提高,有意识进行身体素质锻炼的人越来越多,但生活节奏加快也导致训练师、场地、受试者之间可能并不很好衔接,并且从事FMS的训练师有着相对较高的行业门槛,对用户的价格也会较高,总的来说是FMS这类指导服务是供不应求。墨威则瞄准了这当中可以通过技术协助实现方便用户的市场,借助墨威的人体动作识别分析指导技术开发出了无真人协助筛查的智能FMS系统。

该系统可以在无第二人的情况下,由受试者自己完成该动作筛查,随身穿着一套微型传感器,手机放在一旁,可以一边听音乐一边做筛查,全程由机器指导与观察。当然,受试者是否疼痛还需要受试者自己感受,但是机器指导有远优于人类的精细动作差异观察能力、远低于人工成本的价格、可以做到随时随地的远比人类和固定场地方便等巨大优势。排除了由人工和场地等不利因素之后,受试者何尝不是得到了更好的筛查体验呢?

科技化的进程在加快,智能运动-科学防损在未来会被大众推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高度,墨威智能便是国内这一机遇的开拓者和实践者。

在下回我们来聊聊FMS更深远的意义和价值。再会~

 浅谈“FMS”体能测试动作 (Part II)

PengFei Lu

PengFei Lu

鲁鹏飞(Chester Lu),毕业于石河子大学预防医学专业,医学学士学位,现任墨威嘉慧医研主管。曾在医疗、公共卫生机构工作,熟悉中国的医疗环境与流程,正致力于将墨威智能人体姿态识别分析指导技术在中国医疗市场的落地转化。

You May Also Like